musicweaver.net
Loading...


 首頁
 Home
 
 有關柳兒的家
 About this site
 
 聽音樂的貓
 Blog

 誰是
 Josh Groban?

 KikiGugu
 My Cats  

 聖地牙哥
 San Diego
 
 台灣
 Taiwan
 
 尋夢筆記
 Journal
 
 留言版
 Guest Book
 
 寫信給柳兒
 Email

 我的書籤
 Bookmarks
 
 

誰是 Josh Groban / 聽 Josh 於聖地牙哥的演唱會(2.3.2004 & 5.10.2004)
柳兒寫於 5.29.04

在二○○三年十月公佈 Josh 要在二○○四年開始他首度全美巡迴演唱的時候,歌迷們就開始摩拳擦掌,打算在第一時間內搶下最好的位置。我在十月二十三日加入 Josh 的歌迷後援會之後,得知在十一月十一日早上十點後援會的會員可以搶先購買演唱會票券,當天雖然是星期二,要上班的,但是為了搶到好票我也只好在上班時間偷摸魚一下啦。十一月十一日早上九點五十分,我先登入了網站,準備時間一到就訂購,但是天不從人願,在正好十點的時候我居然被後援會的主機踢出來!怎麼樣也無法再登入。那個時候我真是慌啊,試了又試,還是不行。我還要上班耶!被抓到就不好了。我到 Josh 的官方留言板上看,原來不只我一個人有這樣的問題。不少人在準十點的時候就被主機踢出來了。頓時留言板上罵聲不斷...

這裡參觀 Copley Symphony Hall
 

再試著登入後援會網站,終於在四十分鐘以後登入成功。馬上開始尋找在聖地牙哥的票券。我前一天晚上就開始找人陪我去看演唱會,結果只找到一個朋友願意跟我去看,所以我只需要兩張票。不過不知道是後援會啟用的購票系統不盡理想還是票賣得太快了,我試了兩次,兩次的位置不是在最左邊,就是在最右邊。中間的位置不知道都被誰買走了。第三次我想再試的時候系統就顯示沒有位置了。聖地牙哥的演唱會地點 Copley Symphony Hall (右圖)雖然不是很大,大約只能容納兩千多人左右,但是這是開放購票的四十分鐘之後耶!好位置怎麼都不見得那麼快?只好安慰自己,還好 Copley Symphony Hall 不大,所以基本上沒有什麼「不好」的位置。買票完之後兩個月,終於收到票了。就期待二○○四年二月二日晚上八點的演唱會囉!(之後才知道,有好多人再怎麼樣都無法登入網站順利買到票,因為在售票的前一、兩天後援會突然加入好幾千位歌迷,主機一下子無法應付,所以我算是幸運的了。聽說每個地點的票券都幾乎在一個小時內全部搶購完畢!不過買完票之後有點想哭,因為我實在是非常希望買到中間又前面的票。)

演唱會的前一天晚上,我就打包隔天要穿的衣服,因為演唱會是八點(星期一),我大概五點半下班,再回家一趟就來不及了,所以和朋友約好把衣服帶到公司換。結果二月二日早上七點半我接到朋友的電話,說她感冒了,不能去。多一張票怎麼辦呢?我想了想,就帶我媽去吧!雖然她不是個 GrobaniteJosh 歌迷),但也不排斥他的歌,所以就「將就」一點了。當天在公司時我有時間都上網注意 Josh 的最新狀況,結果在下午一點的時候有人說在收音機上聽到 Josh 在聖地牙哥的演唱會取消了。三點時正式確定 Josh 因為前一天為了超級盃美國足球賽的開幕式而到休士頓演唱之後,就因為呼吸道感染(就是感冒啦)而取消聖地牙哥及鳳凰城的表演,擇期再辦。當時我一方面感到慶幸,一方面卻又感到失望。失望的是當然演唱會延期了,但是慶幸的是我的朋友就還有機會聽到他的歌聲。而且那一天晚上刮風下雨的,實在不是個去聽演唱會的好日子。

二月底官方網站公佈了新的演唱會日期:五月十日(還是禮拜一),不過地點卻改變了,改到了 San Diego Sports Arena。我第一個反應是...有沒有搞錯? Sports Arena 是辦籃球賽、冰上曲棍球和搖滾演唱會的地方,怎麼會選在這個地點辦 Josh 的演唱會?它的音效比 Copley Symphony Hall 差多了(Copley Hall 是專門舉辦交響樂等的場所)。但是承辦演唱會的 Clear Channel 公司似乎已經決定要把演唱會移到大一點的場所,而 Sports Arena 大約可容納七千人左右。讓更多人可以來聽。所以解決的辦法就是 -- 換票。請歌迷們把手上原有的票券換成新地點的票,不能去的就只好退票了。開始換票的時間三月六日,星期六早上八點。

三月六日我起了個一大早,早上七點四十五就到 Sports Arena 了,但是我不是最早到的...我到達停車場的時候,已經有大約一百多人聚集在等著換票了。八點一到,工作人員先說明換票方法,然後發給我們號碼牌,要我們九點半的時候再回來排隊。九點半一到,我們就依著拿到的號碼排隊。幸運的是我拿到的是比較前面的號碼,所以換完票的時候大概是上午十一點左右。在排隊換票的時候聽到工作人員說,這還是他們辦演唱會以來第一次有這種換票的情形發生。到了換票窗口,和小姐兩人看來看去,我原有的票能換到的位置沒有辦法再更中間、前面了,所以最後我拿到了第十九排靠舞台左邊的位置。

五月十日,我提早在四點半下班去接朋友,在往演唱會現場的路上飄起了毛毛雨。(天哪,不要又像上次一樣下大雨)幸好雨不大,在到達 Sports Arena 的時候雨停了,不過天還是陰陰的,風也不小。在進停車場的時候,看到一家餐廳外面聚集了一些人,我知道那是歌迷們辦的聚會。因為我沒有辦法太早下班,所以也就沒有參加。(根據那家餐廳的侍者說,Josh 稍早還在那家餐廳與他的女朋友叫了一些東西吃哩!不過那是在歌迷聚會之前,所以沒有歌迷在餐廳裡遇到 Josh)(聽說 Josh 的家人也來 San Diego 聽演唱會)雖然演唱會是八點開始,不過我和朋友在六點四十五就等著排隊進場了。

進場後,為了避免到時候我想買的東西賣光了,所以我決定先去買我要買的演唱會「戰利品」,包括節目表、鑰匙圈、小熊、光筆等。光筆是用在「You Raise Me Up」這首歌裡,網路上的歌迷都說好在「You Raise Me Up」這首歌當合唱團加入的時候,一起把光筆打開。(這個「傳統」始於一月的西雅圖演唱會)找到了座位,坐定後就開始四處觀望。座位是臨時排在場地的摺疊椅,有點舊舊的。場地很大,比原來的 Symphony Hall 大多了,雖然幾乎每個座位都坐滿了,但是卻有種空曠的感覺。我左邊的兩個位置居然沒有人坐,而且我和朋友一直祈禱坐在我們前面的人不要是「巨人」,否則整個舞台就被擋住了。看了看四週,覺得有點怪怪的。因為居然有人在叫賣爆米花、汽水、冰淇淋等,讓我一點都不覺得我是來聽演唱會,看到有四、五個大男生走進來,人手拿一杯啤酒,到像是來看球賽的。看得我真是一直嘆氣...「為什麼選在這種地方辦演唱會??」

八點了,演唱會卻一點都還沒有開始的意思,所以歌迷們開始鼓譟起來。一直到了八點十五分,樂團上台,大家開始鼓掌了。接著鼓手(Craig)、吉他手(Tariqh)、貝斯手(Eric)、鋼琴(Zach)等人也都全部上台了。八點二十分電燈全部熄滅,整個演唱會場一片黑暗,大家也叫得更大聲了!「Oceano」的前奏開始,我原本期待 Josh 會像在 Pasadena 的公共電視錄影開場一樣,從舞台的地下「昇」到地面上。雖然背景一樣是白色大螢幕,也有 Josh 影子投射在上面,但是他是「走」到舞台上。歌迷們大聲鼓掌喝采,隨後也安靜下來聽 Josh 唱歌。 Josh 穿著黑襯衫加黑長褲,一曲唱畢之後對大家說,很高興再次回到加州,也終於到了聖地牙哥來了。我心裡想:「It's about time for you to come!這次大家等得也夠久了!(多等了三個月!)」

因為演唱會裡不准帶任何照相機,所以我的相片都是用採光能力不好的望遠鏡照的。為了這演唱會,我去買了可照相的望遠鏡。但是我又不想花太多錢,所以這就是貪小便宜的結果。顯然我太高估了這照相望遠鏡的能力,照出來的只有幾張勉強可以辨認是 Josh 在相片裡。黑暗加模糊(如右圖)。所以請將就點看吧!

演唱會曲目:
Oceano
My Confession
Un Amore Per Sempre
Mi Mancherai
Mi Morena
To Where You Are
Alejate
Let Me Fall

中場休息
Alla Luce Del Sole
My December
Broken Vow
Caruso
Remember When It Rained
Vincent
Per Te
You Raise Me Up
安可曲:
Never Let Go
America

基本上 Josh 在演唱會當中說話的機會並不多,都是一首接著一首唱下去,讓我有點好像在趕時間的錯覺。雖然 Josh 的歌聲是無懈可擊的,但是前幾首歌常常好像歌聲沒有辦法拉長到一個音符的結束。不過這種情況在幾首歌後就有改善了。(我不是來找碴的!)在唱 Mi Morena 的時候,舞台上的白色大螢幕有佛朗明哥(Flamingo)舞者的投影,有點「擾亂」我的視線。因為我老是看著白色大螢幕上的舞者,而不是 Josh 。唱完之後, Josh 看了吉他手 Tariqh 一眼,說:「為了聖地牙哥的歌迷們而穿緊身皮褲!不過我的皮褲放在家裡...」Josh 在介紹每首歌的時候說話聲音都小小聲的,而且速度很快,如果不注意聽的話是聽不到他在說什麼的,我想是因為要保護他的嗓子吧。而且 Sports Arena 的回音蠻大的,而且當大家都安靜下來的時候就會聽到天花板上的空調微微地轟隆轟隆的響。不過 Josh 也向坐在演唱會場後方的歌迷們打招呼,說:「下次有機會來聽演唱會的話,往前坐一點吧!」讓坐在後方的歌迷們很窩心,頻頻說:「We love you, Josh!」Josh 也揮手致意。

在演唱「Mi Mancherai」時,伴奏的是一位年輕的小提琴家,她的名字是 Lucia Micarelli 。現場演唱這首歌的速度比在唱片上的慢,所以 Lucia 也可以盡情表達這首曲子的小提琴獨奏的部分。(註一)顯然大家對 Lucia 的表演方式非常喜歡,曲畢之後馬上有人起立鼓掌。當唱到中場休息前的「Let Me Fall」,螢幕上出現了在 Pasadena 的公共電視錄影時所投影的石牆及樓梯。在曲子結束的最後一個音符「...just...let...me...fall...」,Josh 站在舞台上方,面對歌迷,往後一躺,「掉」到舞台後方了!真是結束上半場的最好出場方法,我可以聽到四週一片「啊」驚呼的聲音。

下半場一開始,Josh 換了件深灰條紋的襯衫,以「Alla Luce Del Sole」做開場。下半場 Josh 的話就多了起來。他對坐在前排的歌迷們說:「哇,你們真的離舞台很近!這是我說話時口水噴得到的地方..."the spit zone"...下次演唱會應該要發給前排的你們塑膠雨衣來擋口水...」大概在演唱三、四首歌之後,Josh 下場休息,由小提琴家 Lucia 來一首獨奏,演奏她即將要發行的專輯裡的歌曲。她這首曲子採組曲方式,剛開始是慢板,然後是快板,之後再回到之前的慢板。中間的一段快板由 Zach (鋼琴)kick off,彈出一段我非常熟悉的旋律,是皇后合唱團的 Bohemian Rhapsody 的其中一段旋律。當她演奏那一段快板的時候,一聽到 Bohemian Rhapsody 的旋律時大家瘋狂地鼓掌...

之後 Josh 再次出場,換了一件白襯衫。在演唱「Caruso」的時候,Josh 背後的白色大螢幕配合著他所唱的義大利歌詞打出英文翻譯,不過有點奇怪的是,副歌的部分「Te voglio bene assai...」反而沒有打出英文歌詞翻譯。在歌曲結束之前,螢幕上出現歌劇院的投影,讓我有種身在歌劇院聽 Josh 演唱會的錯覺。接下來,整個演唱會場的電燈全部熄滅,只剩下舞台上的螢幕投影出雨點,現場的音響也播放出下雨的聲音,讓人感到好像真的身處在雨天之中。「雨」持續了一分多鐘,大家也覺得有些奇怪,怎麼下雨下這麼久?剎時燈光一亮,看見 Josh 坐在鋼琴前面對著我們笑,然後現場一片尖叫聲!由 Josh 彈奏前奏,演唱「Remember When It Rained」。能夠看到 Josh 自彈自唱真是值回票價了。可惜我的位置離 Josh 有點遠,即使用望遠鏡也沒有辦法看到 Josh 的手。

最後一首「You Raise Me Up」,當 Josh 說:「這是今晚的最後一首歌...」的時候,大家都很失望地「Awww」了一聲。Josh 笑著說:「Aww....,我還會再回來啦!」合唱團是由聖地牙哥的一所高中 Clairemont High School 的學生組成的,當合唱團加入演唱的時候,有光筆的人都把光筆點亮,隨著節奏揮舞。演唱完之後,大家馬上從座位上跳起來用力鼓掌,Josh 也向大家介紹合唱團、伴奏(聖地牙哥地方上的音樂家)、以及跟著他巡迴演出的樂團成員給大家。Josh 及伴奏先退場之後,,大家還是瘋狂拍手,想要再請 Josh 再唱幾首歌。果然是有安可曲的,當 Josh 再次上台的時候大家響起了一陣歡呼。Josh 與樂團成員(ZachLucia Tariqh 等人)為大家演唱安可曲「Never Let Go」。曲子結尾的時候,LuciaZachTariqh 等人把最後一個音拉得很長,在大家的歡呼中,Josh 像搖滾歌手一樣,在舞台上蹦蹦跳跳的,然後最後再用力一跳結束那首歌,過足 rock star 的癮。大家再次起立歡呼,在謝場之後 Josh 和所有樂團成員都回後台去了。不過歌迷們還是一直鼓掌,希望再「坳」一首歌曲。在大概兩分鐘之後,Josh 出場了。這次只有他一個人出場而已。他走到鋼琴前坐下,向大家解釋他要唱的最後一首歌曲「America」,並說:「如果我忘詞了,要幫我唱喔!」在唱了幾個小節之後,Josh 果然忘詞了,他很不好意思地笑了一笑,再重頭開始唱。大家聽得如癡如醉,但是時間過得特別快,整個演唱會大約在十點二十分結束。

有些歌迷為了要親自見 Josh 一面,站在 Josh 的巴士附近一直到凌晨十二點鐘左右(不過我隔天還要上班,所以只好先回家了)。Josh 及樂團成員也很親切地與歌迷合照、簽名。連 Josh 的爸爸也應歌迷的要求簽了名,嘴裡還說:「我還是不習慣這樣!」這次在 San Diego 的演唱會 Josh 沒有如其他之前的演唱會一樣,上半場穿著西裝,所以整個表演感覺起來很輕鬆。其他在二月初時參加在洛杉磯的那場演唱會的歌迷也說,Josh 的表現比在二月時自在很多,也會說笑話了。所以雖然 San Diego 的演唱會從二月延後到五月才舉行,可以看到 Josh 最佳的表現我想也是因禍得福吧!

 

註一:個人覺得 Lucia 在演奏時動作太大,雖然我對小提琴的演奏方式沒什麼研究,但是我認為身體動作太大會影響到所拉出之聲音的品質。
註二:還是有歌迷偷渡照相機進場,可以看這裡(Thanks to staceycam)
註三:聖地牙哥地方報紙 San Diego Union Tribune 對此次演唱會的評語。(右方相片為記者所攝)

       
     
    Link icon
Copyright © 2001 musicweav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 2001【柳兒的家】 musicweav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