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icweaver.net
Loading...


 首頁
 Home
 
 有關柳兒的家
 About this site
 
 聽音樂的貓
 Blog

 誰是
 Josh Groban?

 KikiGugu
 My Cats  

 聖地牙哥
 San Diego
 
 台灣
 Taiwan
 
 尋夢筆記
 Journal
 
 留言版
 Guest Book
 
 寫信給柳兒
 Email

 我的書籤
 Bookmarks
 
 

尋夢筆記 / 風城•芝加哥
8.30.2001

七月的時候,去了一趟芝加哥找朋友。一下了飛機就有大城市的味道,光飛機場就大得嚇人。登機門就有好幾十個,從這一頭走到那一頭就花了不少時間。出了登機門,沒看到朋友,就逕自走到領行李的地方,拿了我的行李後,再回去等朋友。二十分鐘後,朋友才從登機門的那個方向走來︰「對不起!妳怎麼會在這裡等?」我說︰「飛機提早到了呢!」

還沒出飛機場,就覺得到處都是有色人種,尤其是黑人最多,這可是讓我開了眼界。在西岸,就東方人及墨西哥人最多,黑人得到「特定」的區域才會聚集在一起。飛機場的大門都還沒出呢,就很多黑人在賣藝,有打鼓的,也有吹薩克斯風的。「在這裡賣藝難道不犯法嗎?」我問。「才不會有人管呢!」朋友說。又是劉佬佬進大觀園,開了眼界了。

因為去芝加哥的時候是七月,所以雖然知道天氣會熱,但是我是一點觀念都沒有會熱到什麼程度。在聖地牙哥待久了,因為住的地方靠海,所以再熱也都在華氏八十度左右,約攝氏二十六度。但在芝加哥,飛機場大門一出,就「轟」的一陣熱風向人襲來。這感覺我已經三、四年沒有感覺到過了,跟我幾年前八月的時候回台灣時是一樣的。風是熱的,空氣是悶的。因為朋友沒有車,所以我們都是以地鐵及公車代步。有的地鐵車箱及公車在這麼熱的天氣居然沒有開冷氣!我是熱得頭暈目眩,但是其他人好像都習以為常。

那天是禮拜五,朋友還要上課,所以我就在芝加哥 DowntownStarbucks 坐了兩個小時,等朋友上完課,順便寫了一些東西︰

終於到了芝加哥。Downtown 很像台北,商店大樓林立,天氣很台灣,人很多。一下飛機,就明顯感覺到天氣跟 San Diego 不同,濕氣重多了,皮膚老是黏黏的。只有在冷氣房裡的感覺是一樣的。在 Downtown 到處都可以聽得到警車呼嘯而過的聲音……

雖然天氣悶熱得緊,有的大樓裡沒有開冷氣!﹙像是我朋友所住的公寓……﹚第二天我們去參觀一些芝加哥有名的老建築物,一推開建築物大門,想說可以吹吹冷氣,結果建築物裡面還比外面熱!佩服的是裡面的工作人員還沒有一個抱怨的,居然連吹電風扇的都沒有!而且,有一次坐「無冷氣」公車的時候,居然有個黑人伯伯穿著整齊的三件式西裝!當下我差點沒向他說︰「您老,您上座!」

晚上去看球賽,芝加哥紅襪隊波士頓白襪隊。那天波士頓的主投是野茂英雄,看到了他著名的龍捲風式投球法。不過他投球事先的準備動作還真是慢,光轉個身都得轉個老半天。隔天晚上去芝加哥著名的爵士酒吧 House of Blues 聽爵士樂,一進門就是濃濃的雪茄煙味,震耳欲聾的音樂音量大到我們向侍者點飲料的時候都得喊得喉嚨差點沒破掉。奇蹟的是侍者都能夠很清楚你點的是什麼飲料餐點。

最後一天要回來 San Diego ,在等公車時,突然天氣一變,天邊的雲黑壓壓的,頗有「大難臨頭」的感覺。果不其然,幾分鐘後狂風呼呼地吹來,把地上的沙子紙屑統統吹向空中。風大得我沒有辦法張開眼睛,只得摀著臉,期待這陣風趕快過去。所幸公車在豆大的雨點下降到地面上之前來了。趕快狼狽地上了公車,才有機會將臉上、脖子上的沙粒拍掉。雨愈下愈大,後來上公車的人們全身都濕了。每個人都想盡量擠進公車裡躲雨,車裡也擠得像沙丁魚似的。這會兒完完全全地將我心目中芝加哥的形象毀滅得一乾二淨。我的飛機也因為這場狂風暴雨而延遲起飛。

去芝加哥幾天下來,天氣是讓我最最難忘的,發達的地鐵及公車系統也是西岸的城市所無法比較的。在西岸,一個人不能夠沒有車子,因為沒有車子,哪兒也去不了。但在芝加哥,多的是沒有車子的人,大家都以地鐵及公車作為交通工具。另一個難忘的事情是,我們幾乎每天都逛到十二點才回家,坐公車的時候居然有人加班加到那個時候!還在公車上就看起文件來了,真是佩服到極點。看來我也得加加油,努力打拼才是!

       
     
    Link icon
Copyright © 2001 musicweav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 2001【柳兒的家】 musicweaver.net